云彩彩票网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昆明记忆

纪念人民音乐家聂耳:二

阅读:936 时间:2020-01-08 09:32 来源:云彩彩票网平台

国歌声中忆聂耳

在中国的大地上,只要有国歌响起来,人们便会不约而同地想起聂耳,这位用音乐为中华民族开路的先锋。??

国歌是一个国家尊严的标志和民族精神的象征。中国从古至今,由历代政府正式制定公布的围歌共计6首,其中,《义勇军进行曲》影响最大,已经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国歌之一。???        

世界上最早的国歌产生于1561年,是荷兰的《威廉·凡·那骚》,至今已有430多年的历史。此后,世界各国相继制定本国国歌。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但直到清朝前期都没有制定出自己的国歌。著名作家冰心的父亲,曾向她讲述过一件中国没有国歌的伤心事。他说,“那时堂堂一个中国竟连一支国歌也没有.我们到英国去接收我们中国购买的军舰.在举行接收仪式时,他们竟奏了一首《妈妈好糊涂》的调子作为中国国歌。”《妈妈好糊涂》是一首西方民歌,曾被英国人临时拿出当做中国国歌演奏,怎不叫人痛心呢。?

《义勇军进行‘曲》本是以抗目救亡为题材的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诗人田汉创作完电影故事后,把这首歌仓促地写在一张包装纸烟的锡纸衬底上,他把稿子交给左翼剧作家夏衍后,就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了,夏衍把歌词交给青年音乐家聂耳谱曲。当时的上海正处在白色恐怖之下,聂耳也面临反动派的迫害而行将离国,他把满腔义愤和火一样的激情.倾注进每一个音符之中。他告诉《风云儿女》影片的导演许幸之说:“为创作《义勇军进行曲》,我几乎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一会儿在桌子上打拍子,一会儿坐在钢琴前弹琴,一会儿在楼板上不停走动,一会儿又高声唱起来。房东老太太可不答应了,以为我发了疯,跑以楼上大骂我一顿。末了,我只好向她道歉了事”。聂耳在创作这首战歌时,从《国际歌》、《马赛曲》等外国优秀歌曲中吸取了营养,并着意中华民族的特色,表现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和与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1949年9月27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与会人员一致通过决议,把《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国歌。???

世界上有些人在短暂的生命中进发出永不熄灭的光华,人民音乐家聂耳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仅在人间度过了24个寒暑,他的创作生涯还不到3年时间,但他短短的一生却为中国人民留下了30余首优秀的歌曲。聂耳的创作源泉来自人民大众。他创作《大路歌》、《码头工人歌》和《新女性》等歌曲时,曾冒着炎夏酷日,或踏着晨霜夜露,到码头、农村、工厂体验生活,了解工人、农民的疾苦,倾听他们的呼声:他在马列主义世界观的指导下,善于抓住他们生活里最本质、最主导的情绪,选择最典型的音调,以丰富的民族音乐色彩,用富于创造性旋律,构成鲜明的音乐形象,因而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聂耳一贯乐观,充满朝气,象火一样对待生活、朋友和工作。夏衍曾经说过:“他到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会发出欢笑、活跃和一种蓬勃的青春气息。”郑君里在回忆聂耳的文章中也写道:“时间离得愈久远,我们愈看清他是同时代人中的巨人”。郭沫若曾赞誉聂耳为“中国革命之号角,人民解放之鼙鼓”。聂耳是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音乐的开拓者和奠基者,聂耳在艺术上的成就,是同他努力提高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和刻苦钻研艺术技巧分不开的。在聂耳的作品中,看不到个人的感伤、颓丧、忧郁和失望,只有充满着对敌人的无比愤怒和人民的深挚的爱。即使是象《铁蹄下的歌女》这样描写歌女“被鞭挞得遍体鳞伤”的歌,也仍然是悲伤而不绝望。聂耳反对文艺脱离生活,脱离人民,“为艺术而艺术”。中国另一位杰出的人民音乐家冼星海曾写道:“聂耳的创作精神和不断的努力是中国一般青年音乐家中我最佩服的,一个……我被他的大众歌声所感动。他给我们力量,他给我们鼓励、希望。”中国许许多多后来的优秀音乐家、艺术家,是沿着聂耳的道路前进的。???

聂耳不幸于1935年7月17日在日本鹄沼海滨溺水逝世。大海夺去了聂耳年轻的生命,但他永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人们在以另外一种形式纪念这位人民音乐家。在北京中华世纪

坛的国歌广场,并肩屹立的聂耳和田汉,使得这座空旷的场地有了灵魂,有了撼人心魄的国歌声;在上海,在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地方,聂耳的铜像静静地立在居民楼中间,同当地人民挨得很近、很近;在江苏无锡,环绕着鲜花和绿荫的聂耳汉白玉雕像,生动地再现了这位人民音乐家把工人苦难写入《大路歌》的情景;在浙江宁波,聂耳演奏小提琴的雕像让人仿佛听到琴声悠扬的《渔光曲》……聂耳的光辉形迹永远地留在神州大地上,留在亿万人民心中。他的歌世世代代传唱下去,引领人们向着新世纪的曙光前讲、前进、前进进……

?

探访聂耳故居

捕获.PNG走过绿水盈盈的荷花池,来到北门街街口,一幢一楼一底的木结构小楼映入眼帘。小楼本身并不起眼,起眼的是楼前立着的一块大理石石碑,石碑上用绿色的油漆写着四个字——“聂耳故居”。

如果不说明,一般人很难想象这幢老屋就是人民音乐家聂耳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事实上,它和玉溪多年前老街上的寻常巷陌相比也没有太大区别。惟一不同的是,那些老屋大多因年久失修而被拆了或盖成砖混结构,只有聂耳故居,却依然保存着几十年前的老样子。透过它,你可以跨越时光的隧道,想象百年以前人们的生活方式,体会诞生与衰老的周而复始,静寂与喧嚣的交替。

老屋是聂耳的曾祖父聂连登于清未所建,传给聂耳的父亲聂鸿仪,已历经一百多年的光阴。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聂鸿仪携妻前往昆明行医,于1912年生下了聂耳。父亲过世后,难舍故土的母亲不时带少年聂耳回乡省亲,这幢百年老宅,也因此留下了聂耳少年生活的点点滴滴。

在这个天气晴好的上午,记者再次进入聂耳故居,已是第三次来到这个地方。作为土生土长的玉溪人,我第一次到这里来时还是一个中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到这里接受爱国、爱家乡教育的。第二次来这里是刚工作后不久,前来采访玉溪某中学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聂耳故居在人们印象中一直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但这次,我却成了一个特殊的访客,要用相机和采访本记录这里的一草一木。

踏进写着“北门街3号”的一扇红色小木门,浓荫匝密的小院里立着聂耳的汉白玉塑像。大约一百年前,聂耳的父亲携妻子走出这扇小木门,到更大的城市昆明谋生,只留下聂耳的大哥大姐留守这幢老宅。多年后,少年聂耳又一次次叩开这扇小木门,回到他阔别已久的家园。但自从1930年2月从这扇门走出之后,这幢百年老宅就再没能迎回它的小主人。1935年7月17日,聂耳赴苏联途经日本逗留时,在日本藤泽市鹄沼海滨游泳,不幸溺水逝世,年仅23岁。

此后,老屋又经历了数十年的沧桑,更换了主人,见证了玉溪日新月异的变化,直至1983年,才被确定为市级文化保护单位而保护起来。

绕过小花园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院心有一口水井,井沿经历一辈又一辈人的使用,已被磨朽了,只有绿绿的苍苔在井边悄悄地繁衍。聂耳故居的讲解员沈莉告诉记者,这个院子里的房屋老早以前都是聂氏家族的,后来大概因为家道中落的缘故,聂耳一家主要住在靠左边的两楼两底,靠右边的房子让给外姓人居住。到1991年对聂耳故居进行重新修缮时,从这里共迁出了21户住户,才形成了聂耳故居现在的规模。

站在院心看过去,整幢老屋都新刷过红红的油漆,尽管这样,也掩不住那份逐渐老去的苍凉。雕花的窗棂和突兀的房檐上还隐约可见一些浮雕图案,老式的上海吊钟,四平八稳的八仙桌,这些都曾是玉溪旧式庭院里最常见的摆设。但经过岁月沧桑,那么多次的拆旧建新,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城市里已很难看到这样保存完好的民宅了。

蔡丽琼和陈永辉是聂耳故居的员工。他俩告诉记者,聂耳故居共有7名员工,共同负责对聂耳故居的管理工作。他俩主要负责在临街的铺面卖一些关于聂耳的纪念品,同时也负责聂耳故居的卫生维护、防火防盗等工作。“聂耳故居平时来的人也不多,每天平均下来有十多个游客,节假日外地人多一些,要是平时,多半是一些家长带着孩子来参观。”蔡丽琼告诉记者,言语中透着些许落寞。

蔡丽琼还告诉记者,就在前一天,聂耳的侄女聂丽华刚来这里看过,她是专程赶来参加聂耳音乐基金会成立仪式的。“聂家的后代现在大都住在外地,很少回来了。只有聂丽华前些年还不时回来看看,但现在来得也少了。她住在昆明,如今也是70多岁的老人了。”蔡丽琼感叹地说。

1920年冬季,当聂耳首次回到这幢祖屋时,还只是一名8岁左右的小学生。而今,80多年的光阴已经过去,当年可以记录下的点点滴滴都已成为珍贵的历料。坐在聂耳当年做家庭作业的饭桌前,可以看到上午的阳光透过窗棂,在有些黑暗的老屋里投下一道道光柱,细细的浮尘在这些光柱里自由地飞舞。

这是2004年夏天的阳光,它照的是百年的老屋,聂耳曾经住过的地方。院中聂耳的塑像永远被定格在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因为他的英年早逝,在人们心目中,他也将永远年轻。来源:玉溪日报

?

关怀音乐家聂耳

?  聂耳的三哥聂叙伦1932年与郑一斋的大女儿郑琼结婚,所以聂耳与郑易里是亲戚,又是同乡与朋友。1930年聂耳去上海的“云丰申庄"当店员时,郑易里也在上海。郑易里比

聂耳大6岁,因郑易里是郑一斋的七弟,所以聂耳称他“七叔”,但郑易里不让聂耳这样称呼他,让聂耳叫他“老郑”,他叫聂耳“守信”。聂耳初到上海遇到的困难很多,能与自己的亲友相见,是非常高兴的,他们有机会见面时,既谈国内外的形势,也谈工作、谈思想。当时郑易里早已是中共地下党员,社会经验要比聂耳丰富,所以常给聂耳一些关照和鼓励。有一次,他俩还共同去游览了苏州。???

1935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鹄沼海滨游泳不幸遇难后,郑易里还写了一篇怀念他的文章,题为《黑天使时代的聂耳》。文中较为详细地介绍了聂耳在上海的各种活动,还对他给了很高的评价。

1935年夏,张鹤和郑子平等人把聂耳的骨灰从日本护送回国后,存放在郑易里家中。他们又写信到昆明通知聂叙伦,才把聂耳的骨灰接回。1937年10月1日,聂耳的骨灰安葬在昆明西山。楚图南、徐嘉瑞、郑一斋、聂子明、杨一波等亲友参加了安葬仪式。


友情链接

欢迎访问云彩彩票网平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