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彩票网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昆明记忆

云南名碑名塔:名碑篇 四

阅读:1123 时间:2019-07-08 14:37 来源:云彩彩票网平台

五色生辉映南天--梵文碑和民族文碑

云南碑刻在全国碑刻中占有特殊地位,其原因除名家名碑代出,足与中原相竞驰之外,更因云南地处南疆,是20多个少数民族聚居之地,各民族文化、印度佛教文化交辉,在碑刻中留下众多的梵文、民族文杰作,开创了他处不曾有的碑刻艺术新格局。

梵文碑:

梵文远在汉代明帝时就传入中国,唐代则广为流传,唐王朝与南诏关系密切,可能彼时由中原传入南诏。

云南梵文碑,较早的是南诏文碑中所杂梵文石刻。嗣后是大理国时建造的昆明古幢公园地藏寺古经幢石刻,有梵文经《陀罗尼经》。其次是1977年在大理五华楼发现的大理国碑刻《杨俊升碑》,其余还有:丽江九河发现的白王碑,有梵文;牟定《双塔寺塔碑》是梵文;洱源《红山塔碑》是梵文;楚雄龙川江畔发现明代宣德三年梵文碑等。

除佛教经典外,民间墓碑也大量使用梵文,有些汉字墓碑中也夹有梵咒符号,如大理《大阿 哩杨嵩碑》碑题是梵文,墓志为汉字。

民族文碑:

云南民族众多,有些民族自古就有本民族的文字,如纳西族有东巴文,彝族有老彝文,又称毕摩文等,这些民族文字均有碑刻。

纳西族的东巴文是当今世界上“惟一活着的象形图画文字”,亦即它至今还在本族宗教活动中使用,且为祭司东巴掌握。较早的东巴文碑以大理国时代丽江的《麦宗摩崖》为代表。丽江地区金沙江北岸的古调桥岸壁上,有《古调桥摩崖》,是藏、汉、东巴三种文字的刻石,以藏文为多,是明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的刻作。昆明筇竹寺有元代蒙文碑,前已有述。昆明五里多有元朝云南平章政事赛典赤·赡思丁衣冠冢,其后刻有回文碑,叙述这位“云南省第一任省长”忠君爱民的惠政功绩。鹤庆牛街有至治三年(公元1323年)藏文碑。昆明太华寺石塔上有藏文神咒《佛顶尊胜陀罗尼神咒》,与鹤庆藏文碑同立于元代。藏文碑较著名者还有昆明妙湛寺的金刚塔刻石。彝文碑有嘉庆年问的昭通《陆米勒碑》。马龙有彝、梵文共刻的《火星碑》等。

?

巨笔敢拄千秋义--陈荣昌与《护国门碑记》

昆明城东南,昔有一门,名“护国门”,其侧有《云南会城护国门碑记》,叙述护国运动胜利后,云南人民为纪念这一历史盛况,特辟此门的经过。碑文9行,每行32字,共219字。由清末状元袁嘉谷撰写,陈荣昌正楷书丹,陈度篆额,云南省警察厅立石。

辛亥革命后,清朝瓦解,中华民国成立,中国数千年帝制宣告结束。但是,野心家袁世凯妄自称帝,1915年12月由蔡锷将军为第一军总司令,揭开了护国战争的序幕。

护国战争由云南首举义旗,大获全胜之后,万众欢腾,争相庆贺。

书丹的陈荣昌,昆明人,光绪进士,任翰林院编修,为一爱国进步人士。他又是云南近代知名书家,工习钱南园卓有成就,其出名的还有《邑侯谢幼侯父台断归钱公祠祭田堂判碑》、《谒薛尔望墓文碑》和《唐继尧墓志》等。

?

振翅林泉望飞腾--《朱德赠映空和尚诗文碑》

昆明东郊昙华寺,寺中藏有一方《朱德赠映空和尚诗碑》,质为青石,高1.2,宽0.5米,正书,文15行,行30字。

壬戍年(公元1922年),朱德已在滇军13年,经历云南辛亥重九起义,参加护国战争,血战沙场,扫除帝制,为恢复民权立下赫赫战功,后出任云南陆军宪兵司令,继任警察厅长。此时袁世凯虽已倒台,但望眼寰中,军阀混战,生灵涂炭,有志之士郁结于心,苦闷彷徨,为民生殷忧,替时局犯难。此时他漫步亭园,写下此文,既羡映空“与野鸟为朋,结孤云为伴”的野老闲情,又放不下国家存亡的大事,忧从中来,辗转反侧,是大鹏振翅之前的敛羽,是蛟龙翻腾之际的潜渊,是年,他即离开昆明到德国寻求新的革命道路,由此揭开了崭新的人生篇章。

映空和尚善艺花木,通晓诗文佛理,雅有情趣,其募化修饰昙华寺甚力,至今其手植花木仍葱茏茂盛。他与朱德甚为相投,在朱德赠诗文刻石立碑之后两个月即圆寂,而他与朱德的友谊,却长留青山绿水间。

?

名校教泽垂青史--《西南联大纪念碑》

云南师范大学东北侧,有一座“一二·一”烈士墓,其中安息着为民主献身的四烈士。墓西,耸立着一块由著名学者冯友兰撰文、闻一多篆额、罗庸书丹的中国一代名校——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碑座呈圆拱状,高达1丈5尺,宽8尺,中嵌石碑,碑镌千字之文,记述着西南联大的创建历史和校风校典,是中国革命史、教育史上的一块丰碑。

碑文叙道,1937年“七·七”芦沟桥一声炮响,拉开了抗日战争的序幕。日寇南侵,平津告急,北大、清华、南开三大名校临时大学正式迁往云南,历经两个多月的艰苦跋涉,1938年初夏抵昆明,更名“西南联合大学”,于5月4日上课。学校分设理工学院,址在昆明;设文法学院,址在蒙自;同年冬,增设师范学院。一学期后,文法学院迂回昆明。1946年5月4日联大结束,三校迁返平津,历时整整8年。

三校均富于爱国主义传统,师生中不少人曾参与五四运动和“一二·九”运动,他们在辗转千里南下过程中,更目击山河破碎,强敌侵虏,面临亡国的危难,愈加激发起满腔爱国热情,因而联大校内,爱国家、争民主、争自由的思想空前活跃。1943年曾举行盛大的“五四纪念周”,面对反动政府和军警特宪的压制与迫害,带头发起震动全国的“一二·一”爱国学生运动,一时之间,以联大为首,昆明成为全中国的“民主堡垒”。

为纪念这可歌可泣的光辉历程,校方决定勒石立碑,“以此石,象坚节,纪嘉庆,告来哲”

?

难逃天理有恶谥--路南贪官许良安遗臭碑

路南县有一块遗臭碑,给一任贪官恶吏留下了千古骂名。碑在路南县文化馆内,青石为质,高1.7l米,宽O.63米,正中楷书大字如拳,题日“路南县贪官许良安遗臭碑”,两旁寸楷工书“遗臭碑简记”,落款为“中华民国三十三年一月十日路南县各机关暨全体民众立”。

许良安是1943年的路南县长,此公生性贪财,平时横行乡里,鲸吞田赋,民愤极大。当年,抗日民主运动如火如荼,昆明成为中国民主堡垒,学生、海内外民主人士纷纷举行抗暴政示威游行。岂料恶吏许良安,竟于11月23日出动军警,撕毁抗日墙报,抓捕进步师生。当广大师生警,撕毁抗日墙报,抓捕进步师生。此种法西斯暴行激起全县各界的愤怒和抗争,他们组织起来,联名上告许贪官的诸般劣行,要求当局严惩不贷。在民众的强烈要求下,云南省政府对许撤职查办。正义得到伸张,人民取得胜利,昆明市各阶层对路南人民的斗争给予了广泛的支持和高度赞扬,闻一多先生称赞其为“路南的小五四运动”。

为了纪念这一胜利,1943年,路南人民建立了这块碑,把反动县长、贪官污吏许良安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友情链接

欢迎访问云彩彩票网平台官方网站